热门关键字:
《云南纪行》:元阳梯田

小余的饭店满员,没有一个空位。她见我一个人站在门口,便跑了过来,把我带到里面对我说:“没有位子了,你想吃点什么?”

“时间有的是,我等一会。”

我坐在小椅子上,小余把像册拿过来,我一边看像册,一边打量着小店的四周,慢慢打发着时间。门口走过了两头小猪。身着民族装的纳西族的老奶奶在门外来来往往。

小余的食堂的桌椅很低。只能进30人。面路的窗口没有安玻璃,一眼就能看到外面路上的行人。从外面也一眼就能看到屋里。操作台的后面放满了各种新鲜的蔬菜。在这里顾客可以自己选择蔬菜,顾客不多时也可以自己亲自烧作。大约十分钟,小余拍了拍我的肩,对我说:“里面有几个人想和你一块吃。”

我向里一看,里面有五个四五十岁的男性在向我挥手。说:“大家都是搞摄影的,听说你是日本人,想在一块谈谈。”
还没有空位,自己有的是时间,便走到那一桌边。

“从哪里来?”

“北京。”

“是留学生吧。”

“社会人。”

“为啥来这?”

“看梯田。”

他们是昆明某日报社的记者和撮影师。今天是专门来摄影的。还让我看了看他们的记者证。我把数码相机拿出来,打开今天所照的像片让他们看。

让他们看是我的一大失败。他们看了后就大笑起来,“什么?就这?”

关于摄影的话题就打开了。他们取出自己摄的照片让我看。并对我说“你的没有照好。”

我给他们反复解释说:“这只是傻瓜数码相机照。”

他们根本就不听。难道我拍的一钱不值吗?于是我拿出了我的秘密武器。那就是在日本发行的、关于中国的专业杂志《CHAi》。他们可能是第一次看到日文杂志。兴趣很高,都投下了无声的眼光,这本书上登的许多照片。当他们听到上面有我发表的文章时,都默然起敬。……

“明天一块去摄影吧?”一个人对我说。

他们敲我住的门是第二天早上六点。说是去拍梯田的日出。我太困了,便摇了摇头,又睡了。当我重又回到床上,外面的雨哗哗地下了起来。

一直到上午九点,雨还没有停。太阳还没有出来就出去的摄影队,达到自己的目的吗?这想传来了也信住在这小店的王老师的声音。说他也是来摄影的。不知为什么,摄影爱好都很钟情元阳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来源:作者:本站
上一篇:包烧猪眼睛
下一篇:一套衣裙一个姑娘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