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关键字:
太阳下的双黄蛋

我和妹妹是双胞胎,但我向来羞于承认,缘故是多年前一件阴暗的往事:一个我暗恋的男生指着远处一个背影问:“那人是谁呀,长得跟猪似的。”我说:“那是我的双胞胎妹妹。”他尴尬至极:“对不起,我应该能看出来的,你俩长得很像。”

从此我对自己这个秘密绝口不提。


2005年夏至,云南墨江。正午的街道,阳光直射。盛装的人群列队路边,怀揣一个公开的期待。远处热热闹闹走来一队人马,都是成双成对两个一组,近了细瞧,每组俩人从穿衣打扮到神情举止,竟都是一模一样,好像路中树了一面无形的镜子,把一条人龙拷贝了两份。虽在意料之中,观众仍惊叹连连:见过双胞胎,没见过这么多双胞胎。

我怀着内心的隐秘,与妹妹一起置身这双胞胎的汪洋大海。此次我们是被墨江县政府邀请来参加传统的双胞胎节的。


一年一度的双胞胎节是一次对双胞胎的惯例检阅,更是一场眼球的集体狂欢,看看大街小巷、广场、饭桌、商店甚至厕所里,动不动就撞见克隆人,满大街都是一模一样的双黄蛋,这样的盛况,别说旁人,就连俺双胞胎本人,也有点眼晕了。

集体巡游之后,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,要对所有双胞胎现场评比。从小到大,我们千百次地被人围观、跟踪兼以嘀嘀咕咕:“妹妹好像漂亮一点”、“但是姐姐的眼睛大”,这时候我俩便愤怒回头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双胞胎啊。”烦恼委屈,深觉双胞的人生之苦。现在故伎重演,我暗叫不爽,闪到一边旁观别人热情角逐种种双胞之最,哪对最高挑,哪对最玲珑;哪对最酷,哪对最靓,谁最帅,谁最拽;哪对亦步亦趋长得最像,哪对分道扬镳越长越离谱,主要的功能就是巧立名目哗众取宠,切,都是没见过世面的。


之后的水中拔河有点意思,尤其是当我们队眼看要输的时候使了个诡计,绳子一松,对方翻身摔在泥水里,面目模糊,我们笑得花枝乱颤。

这时一个优雅的男士问我:“那边那个美女是你的双胞胎妹妹吧?”

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我很欢喜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来源:作者:本站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