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关键字:
石宝山歌会
石宝山在剑川县城南15公里;每年农历七月二十八日,石宝山周围的大路小路上都是赶路参加石宝山歌会的人,有坐大汽车的、坐微型车的、坐手扶拖拉机的、坐马车的,有走路的。不论男女老壮,个个身穿节日盛装,匆匆向石宝山赶去。他们中不仅有来自剑川四乡八寨的白族民众,也有来自大理、洱源、鹤庆、云龙、兰坪、丽江的白族、傈僳族、彝族、纳西族、普米族民众。他们当中有身怀绝技、出门成章的歌手,也有慕名而来、好奇凑趣的看客,还有存心在石宝山寻求伴侣或幽会的男女青年。
歌会的场所在石宝山宝相寺前。宝相寺是明代正统年间(1436—1449年)建立的名刹。宝相寺齐殿层层叠叠建立在险峻的石壁上,看起来危危欲坠,令人口眩;看起来又似巨鸟展翅,凌空欲起。其险怪奇绝,在云南所有寺庙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。在这样一座佛教寺庙前举行群众歌会,也真是奇事一桩。
宝相寺虽然险怪.寺前的歌会场所却十分清幽自然,缓缓起伏的草地,或缓或陡的山坡,翠绿的松树杉树,绿中开始泛红的阔叶树,逐渐隐没在树林中的石级,曲曲折折前行的潺潺溪水,一切是这样幽静。如火如潮的歌会就要在这个环境中展开。从七月:十八日这天起,每棵树下、每丛灌木中都有或站或坐的人群,随着成千上万的人们的到来,清静的山林也变得骚动不安了。
到石宝山的人们都是自觉自愿来的,到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参加对歌,因此不必等待谁发号施令,也不需要刻意建筑对歌台,只要一到了石宝山,甚至还在风尘仆仆的路上,就迫不急待地歌唱起来丁。到了石宝山,人们便随意自发地寻找场合,或成双成对,或三五成群.或成百上千,有的在树下,有的在山腰,有的在涧底,争先恐后地对唱白族山歌。到处是歌台,到处都可歌唱。伴奏的乐器十分简单,只要一把简朴的龙头三弦琴就足够为人们无休无止的歌声伴奏丁。有时也偶尔用口弦、竹笛、树叶、口哨伴奏,甚至不要任何伴奏,开口就唱,一切都选择其自然朴实和方便。人们对唱的山歌基本上都是情歌,但有的缠绵,有的柔媚,有的嘹亮,有的高亢,有的婉转,有的明快,有的低沉,有的悲愤,有的幽默,有的稍带谑笑。对歌的男女歌手们,有些是素不相识的,但男子只要看到中意的姑娘,就“铮铮铮”弹着三弦上前去,试探性地逗唱一句白族调,姑娘就会立刻用调子回答。这样,二人的对唱就可以如行云流水般地往下持续厂。二人边唱边接近,最后相聚在—起,进一步用歌声相互了解对方的年龄、村寨、家庭、职业、志向等。这样的对唱情意绵绵,撩人心肺,双方因此而可能结成伴侣。但如果问答式唱了几支曲子,其中一方才穷词绝、支支吾吾,那就无法对唱下去了。对歌的歌手们,有的是年年对歌的老对手。这样的歌手对歌,歌声就像是山涧中的泉水不紧不慢地流淌,永远没完没了。他们的歌声有时情意深长,有时轻松愉快,有时还半带玩笑甚至冷嘲热讽。他们每年对歌但都难不倒对方,歌会后便又千方百计准备,搜肠刮肚,想在第二年一举击败对手。但第二年仍然又是难分上下,又只好握手言和。对歌的歌手中,也有—些是几年、十几年甚至是二三十年的老情人。年青时候曾经海誓山盟,私下结成伴侣,但迫于父母之命或其他阴差阳错的原因而无法结合。多年后,虽已各有家室、儿女成人,但仍然抹不掉年轻时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。现在,不约而同上了石宝山,在无数的歌声中找到了珍藏心底的那个影子,顺着歌声找到了多年前的情人。这样的情人对歌特别哀婉凄恻,呜咽抑郁,催人泪下。他们的歌声中有着过多的辛酸痛苦,使人感到爱情虽然美好,但要获得它是多么的艰难,有时要为它付出终身痛苦的代价。这样的情人,有的其实就同时生活在一个小村寨,但只有在石宝山歌会,他们才一无顾忌,尽情吐露衷情。人们就是这样怀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心情和目的,自由自在地唱着他们要唱的歌。对歌的人群中还有转来转去看热闹的年轻人,他们这里看看,那里听听,但因为没有对歌的才能,就无法领略歌手们的丰富的内心世界了。真可谓身入宝山却空手而还。但石宝山歌会是少不了他们的,他们的到来为歌会增加了生机与热闹。而且,说不定明年再上石宝山时,他们也已经成了出色的歌手呢!
上一页12 下一页
来源:作者:本站
上一篇:石林旅游攻略
下一篇:藏历新年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