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关键字:
傈僳族“上刀山,下火海”
“上刀山,下火海”,你以为这纯粹是豪言壮语吗?不,它还是一种精湛的艺术,是一个民族的传统节日。
二月初八,傈僳人谓之“刀杆节”。大凡节日都是隆重而充满喜庆的,而刀杆节还多一层庄严肃穆的色彩。我在云南腾冲过过—次刀杆节。那一天打早,穿戴得花花绿绿的各族男女就聚集在山林旁或缓坡上,层层迭迭地围着圈儿,圈中央烧着一堆熊熊的篝火,一靠近,便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。几个傈僳壮汉拨弄着火堆。待到烟散焰息,剩下—大堆烈炭和赤红的灰烬时,这便是“火海”了。
硭锣响起来了,一位老者用傈僳语大声宣布“开始”。五个魁梧的汉子,头扎大红巾,身穿大红衣,腰系红黄绿白花五色纸巾,气宇轩昂地赤足奔向火海。人群骚动起来。几个傈僳族年轻妇女笑推着一个圆脸盘的姑娘:“阿娜,快瞧!”姑娘低着头,却又禁不住向火海中偷瞟。喜欢猎奇的我便站到她们旁边去。
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表演:为头的汉子先伸手往火海一探,拖出一股烧红的铁链.猛朝身上绕去,好似火蛇绞身,接着又飞快地解开来甩给下一个。那两个伴也如法舞弄。 “呀啪!呀咯!”人群发出欢呼。阿娜却不动声色,呆望着,连眼皮也不眨一下。
耍过火链,三个汉子又迈进火海,跳跃起来。时而成行转圈,时而来回交叉,时而单脚蹦腾,时而双脚蹦腾。他们双脚下火星乱溅。
“呀啪!呀咯!”人们又报以掌声事,白着脸木然立着。
炭火经过这么踩踏,渐渐暗下去。为首的汉子用一面红旗把它扇得红亮亮的,接着三个又一齐跃入火中,朝四方猛踢,扬起一道道火的瀑布,火的彩虹,旋复落为纷纷火雨。蓦地,他们又向后一仰,全身倒在火塘上,火灰“嘭”地进腾而起,五彩纸巾迅即燃烧起来。
看到这精彩的“打火滚”,人们发狂般吼起来:“呀咯!呀咯!”我瞥了一眼阿娜,她也在抿着嘴偷笑,但似乎又有些惊讶。
表演者浓身而起,益发来了兴头,一个个捧起通红的火灰火炭,一把把往脸上抹去,复又放在掌心里搓呀揉呀。这叫“洗火脸”。
这之后便是快乐的“火海舞”庆贺下火海成功。他们绕场一周,一一向人们展示:啊,全身不见三人手拉手围着火堆起舞,将他们的头、脸、背、脚,一处伤,衣服上连火洞也没 过来一个笑。阿娜的脸孔因高度兴奋而变得绯红绯红。为了镇 定自己,她猛然掉头去迫打女伴。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来源:作者:本站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