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关键字:
茶之路—鲁史

人应像一条河一样,流着,流着,不住地向前流着;像河一样,歌着,唱着,欢乐着,勇敢地走在这条坎坷不平、充满荆棘的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艾芜《南行记》

  1927年,一个23岁的四川青年走在我们面前的这条道路上,他跟随着走夷方的马帮,作为一个扫马粪的小伙计,开始了他的漂泊之旅。若干年以后,这个青年写下了上面这句话,为他的这段旅程,也为在这条路上走过的每一个人。
  对我们来说,几十年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太遥远。路已经不见了,也许那残留在骡马萎坡上的马蹄印能勾起一丝对旧日的回忆,但岁月总是被泥土杂草所覆盖;桥也已经不见了,那些巨大的水库把悬崖上的牛鼻子洞深深淹没,而拆卸下来的铁链被藏在凤庆县城的某一个角落,成为了文物;镇还在澜沧江与黑惠江之间的山梁上,古老和沧桑正被现代化的大潮所冲击,虽然种种文化还在顽强地存在,但逝去地时光很难再回头,最后就成为《徐霞客游记》、《南行记》中的记载,或者现代某部纪录片中的镜头,好一些的结果也就是成为像大理、丽江一样的旅游景点,让城里人消磨他们的闲散时间。
  顺下线、青龙桥、鲁史镇和犀牛街,这些现代人几乎都不知道的地名为我们讲述着茶马古道的故事,“赶起百十匹骡子,驮上百十斤驮子,翻过百十个梁子,换回百十样货子,填饱干瘪瘪的肚子,狂欢一阵子。”这些古老的马帮之歌早已没有人唱了,只剩下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还依稀记得它的内容,但这首歌绝对是出自凤庆,因为现在的凤庆人编起段子来还是遵循着这种格式,就像他们总结我们这次采访是“放下架子,走进村子,拍了片子……”一样。其实,我们并不深入,因为没有沿着这条消失的古道走上一转,去真真实实地体验马帮的生活,只是驾着车,到了公路与古道交叉的点上,然后从这一个点去轻描淡写地一瞥,似乎已经看到了历史,但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发现,山还是那座山,江也还是那条江。
  时间仅仅只要倒回去50年,或者只需要20年,就能够看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。这条古道的真正消亡是1983年,从凤庆通往鲁史公路跨越澜沧江的漭街渡大桥通车了,汽车可以无阻地驶入曾经的古道重镇鲁史,自然,居住在澜沧江与黑惠江之间的人们赖以生存了千年的古道、索桥、竹筏、骡马等等都成为了历史。而50年前,凤庆县城就有了公路,驰名中外的“滇红”,制作沱茶的临沧大叶茶就远离了这条古道,繁荣一时的鲁史从“小上海”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乡镇,渐渐被遗忘在群山的深处。
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

来源:作者:本站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大小围埂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